木偶漫画读者投稿10个故事

首先感谢大家对木偶漫画的支持~

每天会有很多读者给我们投稿,发来他们亲身经历的诡异事件

因为有些素材我们画过类似的,所以就没有采用用漫画的方式表达出来

但是对于大家的经历,我们都会用心的去整理~

在这里用文字的方式,分享给更多的朋友,让大家了解你经历的诡异事件~

(一)

老家的红色袋子

讲述人:零玄夜

那是我还念初中时候发生的事情,那年夏天,我回乡下老家避暑。某日打算到邻村找小伙伴玩耍,骑着脚踏车在田间行走着。因为对那边的路段不太熟悉,骑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从来没来过这里。村口有一棵古老的大树,树枝上绑着非常多的红布条,

树下的桌子上还摆放着香火,供奉了许多灵位。看起来瘆得慌。我没有停下,加快速度向前骑去,当我来到一个木板桥边的时候,我留意到了地上一个扎眼的红袋子。

当时心里突然顿生一个念头,就是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于是我停下车,走过去捡起了那个红色的袋子。打开看到,里面零散的放着一些衣物.梳子和钱,以及貌似是头发和生辰八字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以为是别人遗落掉下的物品,我放下了袋子,四下张望,看到不远处有个老奶奶在门口站着,就过去询问她看到是谁遗落的吗?她听后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摆手,示意不能拿的意思,快放下。

此刻我突然想起来以前老家亲戚跟我说过的一件奇怪的事情,那是村里那户人家没有过门成亲的女儿,意外死亡,心愿未了,就会想在阳间找个有缘人完成婚事。

需要把往生者生前的衣物,随身饰物以及生辰八字一些东西,放在路边,等待有缘人捡起拿回家。然后亡魂就会跟他回家害他性命,将他带往阴间成亲。这个就是冥婚。

想到这,我赶紧骑上脚踏车逃命一般的往来时的路骑回去。回到家的当晚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几个小伙伴在学校的旧教学楼抓迷藏,

其中一个女生躲进了一个阴暗的房子,随后她在那发现了一具女尸,大家都吓坏了,赶忙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将尸体抬了出来,我们看到那是一具长头发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尸,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等下!不是一双,而是一个高跟鞋,还有另一个呢?

我受到了惊吓回到了家里,坐在客厅想安定下情绪,猛然看见我客厅茶几的底下有什么东西,

我弯腰下去拿出来,立马把我吓一跳,就是那具女尸失踪的另一个鞋子,红色的高跟鞋!

就这样我就被吓得从梦中醒来,全身冒着冷汗。之后身边就接连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醒来之后身上有一些细微的血迹抓痕,

我的指甲也是黑色的污物,以及枕边经常出现的长头发,还有深夜时不时会被不知名的敲门声惊醒,这些种种到底只是偶然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某些不明的力量所驱使。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明白,

在那之后还陆续也听到关于老家那红色袋子的传闻,听说邻村的某个男人,捡到了红袋子并且拿回了家,然后便发疯了,最终淹死在了河里……

虽然在我有许多年没有再回老家,不过每每想起这段往事,都会让人不寒而栗,心有余悸……

  

(二)

佛牌

讲述人:小林静子

2015年5月份,我接手的事件中,让我感到心寒事件是这样的。某天,我的一位朋友介绍客户联系到我,说是有一块佛牌需要处理因为我是第一次处理佛牌这类物件,所以学着去接手。

当我见到客户之后,见到她一脸疲倦的样子,她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师父,麻烦你把这个鬼东西搞走。”然后把一个佛牌推到我面前。出于对处理案件的客观性需要,我询问了对方为何不想要这个佛牌,

她开始跟我缓缓地吐出了整件事:她当年才22岁,但却同时拥有3个男友,可以说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生,而年纪轻轻的她就有2次堕胎的经验。这“有赖于”我面前这一块她找人在泰国代购回来的“女王牌”。

前几年戴了它之后,她的桃花运爆棚,让她能同时周旋于几个男人之间,她也很享受这种虚荣感,但自打她堕胎之后,厄运也伴随了她,具体就不谈了,但要说说关于这块佛牌的灵异经历。

“那天晚上,我跟男友在睡觉,朦胧之间我被尿意憋醒,当我眼睛刚刚睁开,我看见一个黑色的,没有手脚但却浮在半空的男人,”客户脸上满是惊恐,“他很愤怒地盯着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受他的想法,他要我带他回泰国,帮他报仇!”

刚开始,客户她可能认为这个只是自己单纯的梦,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开始她见到这个“男人”,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渐渐地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每天晚上都出现在她的床边,怒瞪着她,

后来她找过帮她代购佛牌的那个商人问及对方佛牌的产地,对方支支吾吾,最后甚至将她拉黑,没有办法,佛牌她不想要,又不敢随便乱処理,只好透过朋友联系到我找我帮忙处理一下。

前面说到,我自己本身没有阴阳眼所以要跟佛牌沟通,得想个办法(这里要提一下灵摆稍后我会发相关的照片上来各位放心,这里就先跳过)我在用灵摆问佛牌的时候,突然间受到剧烈的干扰,

让原本的进行中的事情突然被打断于是我就问客户,“你有没有给自己的婴灵超度?”她说没有,一直以为堕胎没什么,很正常我当时感到相当无语,最后为了对她小惩大诫,我决定让她自己想办法超度,我专心为她处理这块“女王牌”。

处理佛牌,有一套特定的程序,而不是单单的接手那么简单。

接受了佛牌,只是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如何安置它,才是第二步。

过了几个晚上,我联系到前面提到的拥有阴阳眼的朋友,她答应我尝试跟佛牌交流。

当晚,她见到了我,但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我左边比较远的地方看着,良久她说,“这个佛牌的灵是不是一个男人,而且手脚全无。”我说是的。

她继续说,“我只看见一条绳索从佛牌里延伸出来,捆在那个灵的身上,你是不是帮它解除契约了?照理应该有两条绳索,一条在灵的身上,另外一条联系到佛牌拥有者处。”

我将前因后果交待完后,把佛牌交到朋友的手上,她开始继续感应。接下来,她说出来的故事,我感到很玄乎。

她说,“牌灵原本是泰国素林府的一个老实农民,叫颂猜,某天却被人砍死在村头,他死的时候,非常残忍,手脚被砍断后,慢慢失血过多致死,而凶手就在他身边看着自己慢慢死去,那个凶手,其实就是自己之前向他借钱的村中老赖。更可恨的是,凶手害怕死者冤魂报仇,找降头师提取死者下巴的尸油和手指骨,炼制佛牌。”

就这样,佛牌在市面上流转,最后流转到我现在这位客户的手中。可能因为机缘巧合,或者是降头师的法力减弱,颂猜才能现身,但他的怨气始终难以平息,于是朋友向我提议,佛牌交由他去处理,他会把佛牌供在自己的佛坛处,希望借着菩萨之力,能让颂猜放下怨念。

但朋友也跟我提及,那个冤魂的手脚残断处,开始生出条条白烟,至于这说明什么,知道如今,我还在寻找着答案,反正,那一种不安,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三)

桥下的火

讲述人:爱谈笑风生的二叔

那是二叔年轻时经历过的真实事件,第一人称叙述

故事发生在98年冬,平顶山市鲁山县张窑村

由于村子里得天独厚的煤矿优势,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了在村里挖矿务业,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天晚上,为了多挣几个钱我加班到了深夜。终于下班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趴在摩托车上一路狂奔回家。北方的冬夜,凛冽的寒风像锥子一般穿过棉衣,刻在肌肤上。由于过度的采矿,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变成了光秃秃的锅瓢,使周围变得荒凉而恐惧。

骑了一段路后,前方桥下隐隐约约泛着火星子,有人在烤火,我心里一热!骑了这么久,身子早就冻的发僵,刚好可以去凑凑暖和,祛祛寒气儿。

我一加油门,飞快地到了桥边扎上车凑近他们取暖。火旁边围着四个大小伙子,每个人都一脸煤灰,天黑看不清五官,但一看就是附近挖煤的,周围还泛着一股奇怪的酸臭味。

“下班了?坐着烤会儿暖暖身再走。”其中一人热情地瞅着我。

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火堆旁边,掏出冰冷的双手恨不得伸进火堆里。那火苗跳动地煞是猛烈,亢奋异常。我借机从裤兜摸了几根香烟,一人分了一支,想借着火苗抽上一抽。不想怎么接火都接不上,差点把香烟放进火里都点不着。更奇怪的是,烤了一会儿,身上不仅没有暖和,反而更加寒冷。而那四个人像没事一样盯着看我笑话,诡乎乎的笑容发僵发硬,说不出来的怪异。

“这…这火烤着咋不沾身啊!”我忍不住抱怨道

他们一个个低下头,默不作声,气氛变的更加诡异。

“这…这火不沾身啊,烟也点不着啊!”我十分害怕紧张,还是撞着胆子问道,感觉到了事情的恐怖。他们把头埋的更深了,周围死一般寂静。

这时,我紧张到了极点!突然想到爷爷说过,鬼是没有下巴的。但是他们低着头我也无法分辨。

我撑起身子正准备骑车走人,忽然他们一起抬起了头!其中一个人用残缺的手指着不远处一处山丘,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那儿火能点烟,你去那儿点啊!”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眼前的一幕让我终身难忘,山丘上布满了小火堆,每个火堆上都有几个人围着烤火,什么年代的人都有,穿清朝衣服的,红卫兵装的,休闲运动装的,但都是身体不全的。都朝我摆手,让我过去烤火!更恐怖的是,这会看清了,他们只有嘴,没有下巴!

我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寒风吹醒了惊异中的我。一起身爬上了摩托,登上就狂加油门一路向村子飞奔。后面一直有人喊,“别走啊,你东西忘了拿了!”简直像个甜蜜的咒语一样在召唤我,让人听了特别舒服,甚至想回去!

回到家后发了三天高烧一直不退,爷爷就找了一只癞蛤蟆放我肚脐眼上,用碗掩盖。结果不到两个小时,高烧就退了。爷爷这时告诉我,那地方以前是个乱坟岗。你遇到的可能是挖煤出事儿的矿工,桥下常埋死人,阴气极重,所以你看到了他们。但是他们并没有恶意,跟你闹着玩的罢了!

事后赶紧去桥下烧了很多香纸,说了很多好话。后来再也不敢深夜独行了!

  

(四)

拔香头

讲述人:白米

我十岁之前我都住在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梅园小街,从小喜欢和周围的那些小伙伴们一起跑到家后面的油菜花田里去玩,那一大片的油菜花田不知道埋了多少老一辈的人,但是可能我们还是孩子,并不觉得很害怕,依然每天中午吃完饭就到田里面撒欢儿。

有一天中午,我刚刚吃完午饭,住在旁边的那个哥哥就来找我了,我们又像平常一样跑到了田里,突然,他叫住了我,说有好东西给我看,我跑过去一看,他手里拿着几根粉红色的香,当时并不知道他是干嘛用的,我就说我也想要,

然后他指了指坟头,说那边还有很多,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很蠢,拔了十几个坟头的香,为了不让家人知道拿了别人的香,我回到家把香藏在了后院废弃的小书桌的抽屉里面,还乐呵呵的,什么也没多想就又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玩了。

当天晚上,我奶奶就病了,而且很严重,没办法下床,还发着高烧,而且意识已经不清醒了,嘴里一直念叨着:“小孩子不懂事,求各位原谅,求各位原谅。”

当时我爸爸就知道这事不对,那时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跟我跑不了关系,爸爸妈妈问我这一天做了什么,我那时小,才七岁,就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和爸爸妈妈也说什么也没做啊,爸爸妈妈再三询问,我就把下午去坟头拔香的事说了,

爸爸妈妈听完大惊失色,爸爸连忙让妈妈去买了十袋香,然后又去到我藏香的地方,把我拿的所有的香也都带上,拉着我去了田里,一个一个坟头的磕头,每个坟头磕三个响头,再把香点上,还要说声对不起,

就这样,我们到了深夜,才终于把香还完了,回去之后,我很惊奇的看着我奶奶已经完全没事了,就是虚弱了点,爸爸妈妈跟我说,以后不许再到坟头上玩,我点了点头,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

  

(五)

出租屋惊魂记

讲述人:匿名

这是我自己经历的事,改变了我以前的很多观念,事情发生在2015年,那时还在广东上班,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因为宿舍装修,不想住在别人的屋里,就让人事在外边给找了个房子,

一起看房的时候,感觉房子还可以九成新,家具也全,向阳,入住率也Ok,就是对面正对着工业区的办公楼,一到晚上对面就是黑漆漆的,挺渗人的,从入住开始窗帘就没拉开过,进卧室的时候看到靠床的墙上贴了好多的画,有佛像,十字架,基督图像,观音,

当时没想难么多,只是一致认为前任房客是一个信仰挺杂乱的人。

刚入住的前半个月还是挺好的,后半个月就不行了,脸上的痘痘是一层层的出,抹什么药都不行。还特别的痒,一抓就破,里边都是像脓水一样的东西,整个人几乎都毁容了。

最让我郁闷的是,几乎每到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都能碰上鬼压床,明明感觉床上坐了个人,偏偏动不了。心里不是一般的郁闷。

周末的时候和几个同事约好了在出租屋里做饭吃。起床买完菜,还不到九点钟,就想小睡一觉,在起来做饭。

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梦到从外边回来,看到一个女的带小孩,从外边买了很多的东西,感觉那女的拿还是挺吃力的,就帮他们把东西送到三楼,到三楼的时候走廊还是熟悉的样子,但是一进房间就完全不是熟系的格局,整个房间都太破旧了。

我放下东西起身要走,她们母子两人,总是拉着不让走,自己整个人头都是晕晕的,完全不像平常的自己,强撑着把门一拉开;就是这栋楼里我熟悉的格局,但是门一关上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

感觉不大对劲,在她们又拉我的时候,使劲给她们踹开,猛的拉开了门,跑了出来,这才从梦中醒了过来。

一看时间都已经下午的五点钟了,手机显示一共是22个未接电话,同事来我家敲门把邻居都吵醒了,但是自己一点响动都没听到。

周一给同事们说这事了,都感觉房子不太干净,退房子的话,我们的押金就废了,只能先在公司的宿舍住段时间看看,给人事打个招呼先收拾间宿舍出来。

这期间只能住在租房里,晚上的时候又是鬼压床,模模糊糊感觉床尾好像坐了个女的,背对着我,长发,我躺在床上动不了,感觉她往我这个方向过来,吓得我使劲拿手掐自己,硬把自己疼醒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当时穿着睡衣,手机都没拿,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穿好拖鞋不到两秒钟,床旁边的大衣柜就砸在了刚睡觉的地方,看着散落了一床的衣服,包包,书,笔记本电脑,当时脑袋就炸了,这要是砸着我,至少也得是骨折,觉是没办法睡了,抱着被子坐到了天亮。

上班的时候趁着空闲,把这事给一个稍微懂行的同事说了,他说那个房子有问题要赶紧搬出来,最好是中午,搬的时候别说话,千万不能说“好了没,一块走吧、”之类的话,垃圾就留在屋里,别拿出来,只拿自己的东西,屋子里的东西一个都不许拿。

住在公司宿舍的第一个晚上,睡了这两个月来最舒服的一觉,脸上的痘痘在什么都没抹的情况下,痊愈了,连疤都没留下,至于鬼压床什么的,也算是绝了这个缘了,后来听本地的一个姐姐说,对面的办公楼电死过一个女的和小孩,当时赔了不少的钱,有些人觉的不太吉利,不太想租,所以对面的办公楼还有不少的空房间。

  

(六)

老人和狗

讲述人:传灭小徐

故事发生在1992年山东省南部的一个村子里。

魏老汉家里的儿子是村里出了名的不孝子,整天指使着年纪70多的魏老汉下地干活。在魏老汉的老伴去世以后,小魏也不准魏老汉另找,整天让魏老汉住在漏风的侧房里。

就在这天,魏老汉从村外面捡回来了一条流浪的小狗,小魏可不乐意了,他毫不客气的对父亲说:“这狗是你捡回来的,你就要自己养它,别指望我会给他一点吃的。”

没办法,魏老汉每天都从自己的饭了省出一点吃的老养这条狗,他还给这条狗起名叫小孝,算是对儿子的一个盼望。可是随着日子的一天天的过去,小魏对魏老汉的太多不但没有好转,而且一天天的恶化。

而就在这一天,魏老汉顶着烈日下地干活的时候,突然中暑晕倒在地里,小魏听说以后,依然不紧不慢,他可是盼望着老魏死了以后赶快拿到那片地,然后转手卖出去赚钱。

但在老魏身旁的小孝赶快把魏老汉从地里用嘴拖到了树荫里,这件事情传开以后,村里人都说狗都比小魏孝顺。这么以来,小魏越看这条狗越不顺眼。

这天,小魏突然跟父亲提出要把狗送人,这可把魏老汉气坏了,跟儿子吵了起来,结果一下子心脏病突发,被送进了医院,魏老汉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

清醒以后对小魏说:“咱家那狗,就过俺的命,你以后一定不要加害它,你要是受不了它,就找个好人家送了吧。”

小魏回家以后,看到小孝就在院子里狠狠地瞪着自己,心里一阵阵发毛,当天下午,就在小魏出晚饭打算遛弯的时候,从来没咬过人的小孝突然蹦起来,朝着小魏的胳膊就是一口,这可把小魏气坏了,

他抓起院子角落的一根粗木棒对着小孝的头就是一下,小孝当时就趴在地上不动了,小魏又是拿着木棒一下又一下砸了下去,连狗头都砸了个稀烂,他把这几年对这条狗的不满全都发泄了出来。

小魏杀了小孝以后,就把尸体在院子里那么晾着,自己回屋睡觉了。那天晚上,小魏突然不受控制的跑出了家门,像一条狗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

村里人听到小魏发出的狗叫,都出来看,小魏就和狗一样在地上转了一圈,又冲着村里的众人犬吠了几声,像极了小孝活着时候的样子。

叫完,小魏便向着村外的小河冲了过去,速度之快是村里人都没想到的,第二天早上,小魏被村里人发现已经淹死在了小河里,死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挣扎。

魏老汉后来撑了过来,出院以后,听村里人讲述此事后,便长叹一口气。

后来,在老魏的意思下,村里人把狗的尸体烧成了骨灰,放到了一个小骨灰盒里,葬在了村外的一个坟岗上,老魏亲自找人给小孝竖了碑。

至于小魏,老魏把他的骨灰放在了小孝的下面。

我去看望魏老汉的时候,偌大的院子里只有魏老汉一个人,当时我就有种难以言术的感觉,也许对这位老人来说,孤独远比死亡更加可怕。

这件事是魏老汉生前提供给我的,魏老汉于2010年去世,骨灰就葬在了小孝的墓碑的旁边。

  

(七)

起死回生

讲述人:红峰家属院

我们家在甘肃省平凉市的,2007年我们家属院出了一件怪事情

我父母都是平凉市红峰厂的职工,全场3000多人都住在一个家属院里,不管老人孩子基本每家每户都是认识。

就在2007年8月份,我妈的一个叫刘发贵的工友突然当晚离世,这个男人当时还不到40岁,当时叫来了120,医生说是心脏梗死。

在家属院的人们帮助下,刘发贵被当晚送到了厂区自己的太平间存放,家里人按照当地惯例需要在太平间设立灵堂,尸体在太平间摆放三天后下葬,因为这里比较落后的原因,这边基本都是土葬。

就这样三天内,很多厂区的职工和领导都去吊念了刘发贵,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死亡,实在很惋惜。

直到第四天的早上,也就是刘发贵要下葬的日子,这天早上5点天刚麻麻亮,在一帮子的人帮助下,刘发贵被放进棺材,钉上铆钉准备拉去公墓下葬,就在大家把棺材抬上车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棺材传出来猛烈的撞击声和呼救声,这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因为刘发贵医生已经确定死亡了,

而且就算误诊但是太平间这三天他一直在冷冻的冰棺里,就算活人也得冻死,这是一个年纪比大的老大爷突然说,先打开棺材救人,这才让我们这群愣在那里的人回过神,大家上车几下就拔掉了棺材上铆钉,棺材推开刘发贵突然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没想到刘发贵居然活了,

大家都很惊奇,不过看到刘发贵起死回生大家都很高兴,把他从棺材里扶了出来,他也茫然的看着我们,对自己去世这事情感觉也很奇怪,大家把刘发贵扶回家,刘发贵喝了水慢慢恢复了平静。

刘发贵才慢慢说起了这几天他去哪里了,就在他去世的当晚,他刚睡着就迷迷糊糊的听到铁链声,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床头站着两个人,身着一黑一白手里拿的铁链,突然就套在他的头上,然后他全身不受控制的跟着这两个人走出了家属院,

一路上很黑,像是在树林里很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阎王殿,黑白无常把他带到了阎王殿内,阎王坐在中间,看见他就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吓坏了连忙告诉阎王自己叫刘发贵,突然阎王大怒,对着黑白无常说,你们抓错人了,要抓的人叫刘富贵,然后他就没有了知觉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棺材里,才有了后来的一幕。

可是事情没有结束,因为刘发贵说的这个刘富贵,也是我们一个家属院的大家也都认识,和他年龄差不多,不过这个人身体很好也没有什么疾病,这次刘发贵去世刘富贵也来帮忙了,大家都以为刘发贵头脑不太清楚,所以都没有往心里去,这事就算结束了,大家都各回各家了。

怪事就发生在第二天晚上,刘富贵去世了,也是死于心脏梗死,不过他没有刘发贵那么好的运气可以起死回生!

本人身边的真事,当时这个件事情轰动了一时,基本我们家属院以及附近工厂没有人不知道。

  

(八)

小鬼

讲述人:老高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我出生在云南省曲靖市,在那一直生活到上大学,这事虽然过去很久但为任然记忆犹新,

2010年的时候,我在民族中学读高三,因为是体育生而且快要高考了,晚上第一节晚自习要参加篮球训练,第二节晚自习才去上,有天晚自习下了以后大概10点半左右,准备约家住的同学一起回家,可是我记得那天好像大家都有事一样,要么是父母来接,要么是今天会奶奶爷爷住就没有和我一起走的。

没办法我就自己一个人回家了,为了早点到家我抄了近道是一条巷子,这条巷子白天还有人走,因为里面有些旅店住宿什么,可也奇怪,平常晚上11点左右怎么都会有一两家旅店开着门,那晚却一家都没开。

等我走到快到出口的一个缓坡上时,右脚明显的感觉到被人用手狠狠的拉了一下,我差点跌倒在地,我杵着地站起来赶紧回头看,后面什么也没有,借着不太亮的路灯看过去隐约觉得墙上好像有个影子。因为从小对鬼怪故事感兴趣,多少知道点避讳,我赶紧对后面双手合十默念:小孩子过路不懂事,有怪莫怪。我赶紧跑回家里,到家了一想才觉得后背冷飕飕的。

回来和家里人说了,家里人觉得是不是高考压力太大产生幻觉,我也没在意,可第二天训练就把右脚扭伤了,半个月才好,休息的时候我听同学说平常和我经常走小巷的一位同学也是晚上从小巷回家后就发高烧不退,后来还是请先生去看了才好的,

想起我说的事,家里人怕还有什么不妥,也为了图个心安就找了比较有名的先生来家里看了下,又问我的生辰八字,后来先生说,因为最近学习和训练导致身体透支较大,精神比较疲劳,火运有些低,路上的小鬼才会捉弄我,还说幸好没有不敬的地方不然更严重,先生说以后晚上别走小路,还给了我个护身符,从此我再也没走过那条小巷。

事情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是到今天我也偶尔回忆起,那天晚上拉我脚的到底是什么,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

  

(九)

哭泣的女人

讲述人:墨杉

是我们村子(北京市怀柔区东帽湾村)真实发生的事,发生在我身边。

我的表姐,叫刘敏。就是爸爸的亲哥哥家的女儿,在她十六岁那年掉进河里淹死了。

诡异的是在她淹死前几周,他们家刚刚建好新房子,然后她的妹妹也就是我的二姐,那会四五岁的样子,和我的大爷大娘睡在炕上,她就很害怕靠近窗户(北方的炕都是挨着窗户),她说窗户上有的白衣服长头发的女人坐在那里哭……

我的大姐,有一天和家里生气准备出去玩,走之前,幽幽的和我大娘说了一句:“妈,我走了…”然后就去我们村口那条大河上边的大桥上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了。

没多久她小伙伴慌张跑回家叫我们家的大人,说刘敏掉河里了,涨水了,人一下子就冲跑了……我爸爸,大爷大娘等大人都冲到河边,根本找不到人了……就这样一天一夜过去了。

晚上我大娘做梦,梦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和她抢我姐姐,一人拽一个胳膊那种。说我姐穿得破破烂烂的还一直哭,说:妈,我不想走……可是我大娘拽不过那个长头发的白衣女,就只能看着她把我姐姐拽走了……

他们第二天在河下游找到了我姐姐,说来也奇怪,说是我姐姐的拖鞋好端端掉下了桥,怕我大娘骂她,就赶紧跑下桥去捡,可当时河水不知道就涨水了…人就这么没了。

我们村子这条河出了很多事,有个老婆婆在河边一个膝盖深的水坑里淹死了…死的时候还穿着秋衣秋裤,应该是大半夜自己跑出来的…

村子里曾经有个瞎子算命,告诉过我大娘,说我姐姐不是凡人,是天上犯错的小仙子,历经劫难之后就会回去的。留不住的。

然后告诉我大娘,以后有孩子一定要起名字让他听起来很壮实,能留下。所以后来我表弟出生的时候,起名叫刘柱(留住)。然后细思恐极的事情是,我的二姐在我大姐去世后,再也没看见窗户上坐着哭的那个白衣服女子。

  

(十)

讲述人:铁棍山炮

这个故事发生70年代,在济南济阳县,具体哪个村不知道了,是听老一辈的人讲的。很诡异。

那时候小男孩都爱玩土蛋子打仗,也就是用铲子把表土层以下的胶泥挖出来,加上用水搓成直径两三厘米的球状土疙瘩,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备用。约好个日子,凑齐人数之后分成两拨阵营开始打仗。

有一次,双方激战正酣,有一位老伯经过,正好被一个小男孩的土疙瘩打中太阳穴,当场就晕倒、不省人事了。双方小孩一哄而散。

后来这个老伯再也没醒过来,老伯的家人当即报了警,后来警察找到了肇事小孩的家人,由于小孩才8、9岁,也没法追究责任,经过双方协商,警察让小孩家人赔偿一笔丧葬费,小孩家人也就答应了。

但是老伯家人提出,出殡当天小孩和他父母必须也参与,并且也要披麻戴孝一路跟着哭,并且下葬之后要在坟前磕头谢罪。虽然心里感觉不大舒服,但毕竟自家孩子把人家家老人打死了,小孩父母也就默默答应了这个要求。

到了出殡当天,大早晨小孩父母早就披麻戴孝的准备好了,可是小孩怎么也找不到,父母觉得可能是小孩子害怕躲起来了,找了一阵没找到,眼看时辰要到了,也就匆匆跟着送葬的队伍哭了起来。

送葬的队伍抬着一个非常硕大的棺材慢慢的前行,忽然天色大变乌云密布,狂风大起,眼看是要下雨,忽然一声炸雷批中道路旁边一棵大树,大树一下倒了下来,正砸在棺材上,棺材盖一下被砸的四分五裂,抬棺材的人见状,一下子就吓的四处逃散。

可是小孩的父亲貌似发现了情况,冲上前去几下扒拉开了被砸开的棺材板,眼前赫然出现了恐怖的一幕——大棺材里,自家孩子以一个跪着磕头的姿势朝着老人的头,手和脚还有下巴都被大长钉子钉在了棺材板上。

孩子父亲赶紧就报了警,后来查出来是老人的两个儿子气不过把这小孩抓了过来弄死之后钉在了棺材板上,想着跟着自己老父亲一起埋了。

谁知道苍天有眼——

后来也有村民说打雷的时候依稀看见了这位老人的影子。

  

今天腾讯动漫《诡案实录》之邪灵牌

网易漫画《中国诡实录》之鬼婴

都已经更新上了,心急的伙伴们可以去漫画平台先睹为快~

微信公众号明天更新~

--END--

投稿邮箱muoumanhua@163.com.大家有任何的想法,意见,故事,都欢迎在文章里写评论告诉我,虽然只能显示100条留言,但是每条信息我们都会看到~感谢大家对木偶漫画的支持!

声明:最近更多平台转载我们作品,希望转载前能和漫画平台编辑联系,在尊重作者原创的前提下原文转载~恶意转载且不注明出处和作者的,希望大家能帮助我们维护版权~果断举报投诉,支持原创,感谢大家!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