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师接龙(注意!前方高能!)

  

画师接龙

  

贯彻并落实着动漫社“没事就要搞事情”的精神,耗时整整一个寒假的“画师接龙”活动终于在负责人——

“哇靠”

“怎么越来越污了”

“这个走向有点不对吧!”

“等等,这个不能发的吧?!”

。。。 。。。

——的赞(tu)叹(cao)中落下了帷幕(啪啪啪啪啪啪......)。

接龙游戏:由第一棒画师先画一张画,之后画师的画作交于接力的写手,写手在看到这幅画后,写一段简短的文字描述一下画面内容。第二棒的画师将无法看到第一棒的画作,而是通过阅读第一棒写手的文字描述,脑补画面内容,来创作第二棒作品,并交由第二棒写手描述。之后重复以上步骤,直到整个接龙结束。

好了,废话不多说,赶紧来看看社内画师和写手们脑(wu)洞(li)大开的结果吧~

  

1

  

from · 舌尖

  

洁白的床,洁白的床单,与雪白的肌肤相互映衬,本是多么令人向往的画面啊,两位身材健美的少女却厮打在这篇素白的画卷上,身着黑底金纹胖次与袖套的双马尾少女占据着上风,她的身体半倾在另一位黑发的上方,左膝顶在身下少女的两腿之间,双肩微耸,朱目半合,神态自如。反观这位被偷袭的少女,惊恐的表情还没从她的脸上褪去,翠绿色的大眼睛还圆圆的睁着,她身体却已经开始本能的反抗了,在这压倒性的不利之下,她的右臂正以一常人难以做出的弧度反扣住了对手的左腕,虽然她手部的小动作和身上暴露的红色泳装根本不可能护她周全,但是...那不是更好吗╰(*°▽°*)╯

——from · 三一

  

2

  

from · 御前

  

阳光肆意的洒在宽阔的大床上,两具青春洋溢的躯体正亲密的纠缠在一起。在下方的少女一脸惊慌失措,乌亮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柔软的床面上。而被她勉强地格挡开了“进攻”中双手的,是位于上方的另一位少女。“还真是不诚实呢”进攻方感受着双方纠缠在一起的双腿上传来的细微颤抖,微妙的笑着。(然而一切都逃不过在旁的滑稽的双眼)

——from ·523

  

3

  

from · 博子

  

画面主体是:蕾米莉亚·斯卡蕾特躺在芙兰朵露·斯卡蕾特的床上,芙兰朵露跨坐在蕾米莉亚身上,芙兰朵露右手持刀,左手握着蕾米莉亚的胳膊,蕾米莉亚左手捂住右肩的创口,嘴上被绷带绑住。刀上、淡紫色床单、两人身上均无血迹。画面左侧有一扇被两块木板钉起来并不严密的窗户。下面有个头颈分离的尖叫稽,芙兰朵露背部朝向的墙面下方有木制柜子,为抽拉对称式设计,有两列抽屉,可能有五层。木柜右上方有蜡烛,为蓝色火焰。

——from · 板凳

  

4

  

from · 鬼鬼

  

二小姐挣脱了手链脚链,封了大小姐的嘴,匕首怼着大小姐脖子,在软的能陷下去的床上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二小姐坐在折着的大小姐身上,以扭曲的方式(双手交叉着)舒展着自己的身体控制着大小姐。嗯,眼神...焦灼着。在那个熟悉的地下室里,墙顶角有着蜘蛛网,右边的放着烛台的六开门的柜子的右上开着的抽屉里装着个骷髅头以及被鲜血染红的不描述的纸巾(?)另外,左边还长了颗芽。

——from · 木木姐

  

5

  

from · 阿晨

  

禁锢的锁链在无声中崩坏,

她从背后拥抱着她,微笑着,充满爱意的抚摸着。

在这温柔的抚摸下,另一只手却紧握着冰冷的匕首。

游走于脸颊的左手异常的柔软,紧逼于脖颈的右手无比的冰冷。

床边洒下了光影,是阳光,还是无尽黑暗中残存的念想?

笑着的嘴巴已然开裂,随后便给予你杀戮。

扑倒在床,甜蜜而渴望地凝视着她,冰冷与温热在她的面庞交织。

快点平息这份爱抚,和操弄你的冲动吧。

永恒的爱意与瞬息的死亡之外,只剩下翻倒的烛台和角落里无声的骷髅。

她躺倒于洁白的床上,仿佛长夜未醒,细碎光晕点点,空气中是无垠的空寂。

——from · 草木霖

  

6

  

from · 小白

  

背景是落地的四框窗户,窗帘被拉在一边,圆月就挂在右上角的窗户中。一个身穿白色花边上衣黑色长裙的白丝少女双手被绑在头顶上,神情呆滞,跪坐在地上。她身后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生,一手扶着她的有脸颊,一手拿着小刀放在她的脖子上。黑色裙子的下摆化作影子蔓延整个地面,从影子中伸出许多黑手蔓延并要包裹着两人。

——from · 李启

  

7

  

from · 兑

  

皓月当空,月光透过拉开着血红色窗帘的落地窗,一名女子被缚住双手,眼带泪光,一脸的不情愿;女子身后有另一名短发女子,短发女子一手捂住被缚女子的嘴,一手持剪刀将被缚女子的头发剪短。

——from · GW

  

8

  

from · 阿西

  

月光皎洁,透过西洋风的窗户,倾泻在地上,倾泻在两人的身上……不对,貌似有一个不是人,空洞的赤色眼眸,显眼的球形关节,仿佛与月光融为一体的白皙皮肤和罕见的银发……是个十分勾人魂魄的人偶。貌似是人偶师的金毛仔细地抚摸着人偶,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接着,一人一偶坐在了地上,人偶师怀抱着人偶,用数根红线牵动起关节,诡异的光烟弥漫…人偶似乎有了意识,眼珠滚动,望向了这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和这苍白而毫无生机的月光…

——from · Mokou

  

9

  

from · 渡鸦

  

“妈妈,那墙上为什么缺了一块啊?”

“那是窗子,我们可以透过它从里面看到外面。”

“那窗子外面圆圆的是什么呢?”

“那个是月亮,代表现在已经天黑了哦。”

罗伯特太太回答着女儿的问题,可看到女儿身上的球形关节,太太心中就一阵酸痛。一场意外夺走了丈夫和女儿,巨大的变故让太太几近崩溃。为了填补创伤,太太用房子里仅剩的材料制作了这个人偶,虽然看起来和人有很大差别,但实际上已经是人工智能的产物了。太太就这样每天和机器女儿在房子里聊天,算是过得平平淡淡。

院墙外面克雷兹看了看表,两点一刻,他抬手摘下帽子,双脚在地上踱来踱去。

“大哥,抱歉我迟了。”

远处走来的拉伊是克雷兹的后辈,是院子的守夜人。

“那个疯子让咱俩轮班看着他家,说好了白天晚上两点换班,根本没多少休息时间,要不是他之前预付了一大笔,谁会来这儿受这罪。”

“是是是,下次我一定注意。”说着拉伊从克雷兹手中接过了油灯。

克雷兹两手插进口袋里,正要走时,拉伊叫住了他:“大哥,你说这个老爷究竟去哪了?”

“谁知道。估计是永远不回来了。”说着他转过了身,“反正他走的时候说房子里没有人了,说不定等回来的是中介或估价师什么的。”

——from · 此方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