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系列故事③ 美国针灸诊所长这样 | 美国80后姑娘莎拉,十年针灸生涯

  本公众号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方微信,如果您还未关注,请点击上方蓝色“中国中医”进行关注。

  

  人物小传

  莎拉·维纳,美国80后,10年针灸师。父亲和自己相继被针灸治好,遂开始涉猎这门医学。开诊所,精心营造轻松氛围;拍视频,用以证明针灸不疼;加盟针灸推广组织,不图自立门户赚大钱;投身针灸戒毒协会,帮助服刑人员治毒瘾。她还有个心愿:来趟中国,与正宗针灸大师切磋切磋。

  相传,三皇五帝之一的伏羲,是中医针灸的发明人。如果真有其人,那他不会想到,在千年之后、万里之外、语言都不同的美国,有人在实践、传播着这门古老的中国技艺,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在帮助中医针灸发展壮大。

  美国针灸诊所长啥样?

  

  

  莎拉工作的诊所叫做“水滨针灸”,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哥伦比亚郡一个社区内的二层小楼里,从华盛顿特区开车过去,需要1个多小时。即便是这样,也有大批的忠实患者,每周从其周边地区驱车前来接受针灸。

  

  诊所每周二至周六营业,患者一般会按照自己的日程在诊所的网站上预约治疗时间。第一次来,需要支付10美元的初诊费,填写自己的身体情况调查表,在54种列举出的症状中勾选自己遇到的问题,然后就可以进入诊疗室了。

  

  和国内中医院的陈设完全不同,诊疗室里摆放着10张沙发躺椅,配上昏黄的灯光、空灵的音乐,柔软的盖毯和蓬松的靠枕,环境和气氛令人感到轻松愉悦。脱去鞋袜、撸起裤腿、挽起衣袖,选一张喜欢的沙发躺上去,稍候片刻,莎拉就坐到了眼前。问诊和把脉后,莎拉打开一板银针,取出一个针套,施针手法又快又稳。不一会儿,穴位上的酸胀感如期而至。

  是什么原因让莎拉开始从事针灸?

  莎拉是80后,土生土长的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人。尽管她从未去过中国,但已从事中医针灸治疗10年,是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执业针灸师。

  把莎拉带上爱中医、学针灸这条路的,是她的父亲维纳先生。维纳先生在生病后尝试了很多治疗方法,都没有效果。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接受了朋友推荐的中医针灸治疗。几个疗程下来,竟然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痼疾。

  此后,维纳先生经常向家人和朋友宣传针灸疗法的好处:安全、有效,相较服用西药,几乎没有副作用。在父亲的介绍下,莎拉也接受了中医针灸治疗,同样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对这门大洋彼岸的医学,莎拉产生了兴趣。

  美国测评网站“前十名”2016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美有近5万名针灸师,预计未来1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10%。另据美国“针灸和东方医学日”网站报道,一项由美国国家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发起的调查显示,在美国有大约1/10的成年人,至少接受过一次针灸疗法,其中一半的人对治疗效果感到非常满意或满意。

  莎拉不只想当中医针灸的受益者。她下定决心,去探究这门医学的奥秘。“我受到了父亲和针灸的双重启发。父亲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木匠,用简单的工具就能创造出许多的可能。我决定学习针灸,像父亲一样有一门手艺在身,用银针这种简单的工具帮助他人。”

  放音乐营造氛围,拍视频证明不疼

  开始接受正规的针灸培训后,莎拉慢慢发现,这根银针里蕴含着不小的能量。

  在美国,针灸通常被认为可以治疗痛症和成瘾性戒断等症状。“远不止这些。针灸不但能够调理肠胃,还能够治疗急性或慢性病。”莎拉说,有的患者不相信通过针灸能够治疗胃病,“他们不知道的是,针灸不但是对抗疼痛的有效手段,而且还能调节全身的机能。”

  

莎拉正在为患者施针

  “来我们这里的患者,大多数是口口相传介绍来的。”莎拉说,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针灸疗法看上去仍有些令人害怕。为了消除患者的疑虑,莎拉和同事决定拍摄介绍中医针灸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让大家亲眼看到,针灸不但不可怕,而且还大有疗效。

  莎拉和同事梅根·沃克,请来了沃克3岁的儿子作为男主角,拍摄一段针灸治疗的视频。小男孩的胳膊,因自己妹妹的冲撞而有些不适,沃克在征得儿子同意后,用银针在他的右前臂穴位实施针灸。“疼吗?”“一点儿也不疼。”

  怕疼的问题解决了,还有另外一项困难的任务,就是让美国人弄懂针灸是怎么回事儿。莎拉等人十分贴心地制作了两页中医诊断症状的名词解释,供患者参考。其实,中医的几百个穴位,莎拉也是通过这种“破译”的方式记下来的。“我们有一套用字母和数字编写的穴位名称,大学3年,早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患者自己决定缴纳多少诊疗费

  诊疗结束,患者可以自己决定缴纳15美元到35美元不等的诊疗费,费用还可以通过医保报销。

  

  莎拉解释说,这种奇特的缴费方式,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人能够有机会接受针灸治疗。“在美国,针灸治疗还是比较昂贵的。普通诊所的针灸师,一次诊疗的费用一般在80美元到125美元,也有更贵的。”

  怎么破除中医针灸的高门槛?2002年,一个医学生、针灸师、患者、社区针灸所、赞助者等多方合作的组织应运而生,名为“社区针灸人民组织”。该组织致力于使针灸帮助更多的人,并为美国的针灸师创造稳定、可持续的工作机会。他们有个宏大的目标:到2020年,为至少5000万美国人提供价格合理的针灸治疗。

  “另立门户当然会很挣钱,但社区针灸所才是真正需要我的地方。”作为组织的一员,莎拉表示。

  莎拉还是美国全国针灸戒毒协会的耳针疗法专家。2007年开始,她每周在州立监狱中工作3天,用一种中美共同研发的耳针戒毒疗法,为服刑人员进行针灸,治疗成瘾症状。“在耳朵上的相应穴位施5针,有助于抑制对包括酒精、药物、香烟和糖等各种物质的渴望和戒断症状。”很多人表示,针灸令他们感到神清气爽。

  “我每周要看70名到100名患者,他们来自不同族群,从两三岁的孩子到80多岁的老人,都喜欢这项古老的中国医术。还有很多初次来的患者,对我的白人面孔很疑惑,但离开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满意。”莎拉表示,自己会在不断的实践中精进医术,“有机会我想去中国,与最正宗的中医针灸大师交流、过招。”

  来源:《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5日 13 版)

  作者:高 石

新媒体编辑:刘茜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