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不相信眼泪,挥手告别不用诉离殇

文 | 仝泽民 东华大学

硕士博士俱乐部原创出品

  周末抽空,与同来上海寻梦的好友相聚,两杯酒下肚,现实的窘境便不由自主的浮上酒桌议题。三句话不出,便离不开房子,这就是上海生活的现实与无聊。我不是不想聊这些话题,只是除了房子、车子、票子,难道生活就不该有点别的吗?

小城市的人初来上海,误点了房价新闻,一定会让你以为元神脱离了仙体来到了四海八荒。目前,上海二手房均价在5.3万/平米,而同期居民人均年收入却是5.43万/年。上海核心区房价20万/平米早已是过时新闻,北京天价学区房更是46万/平米(你没看错,4和6之间没有小数点)。对于有房的人来说这反倒是好事,对于正在打拼的年轻人来说这些数字却很沉重。

前些日子,一位曾一同在上海奋斗的“战友”选择了离开,毅然回家乡工作。彼时内心诸多波澜,感同身受,难以诉说。我能理解他的选择,他的犹豫,他的无奈,同样走在时代风口浪尖的年轻人,很多人的命运都会有几分相似。不必强颜掩饰,还在大城市的打拼的你,不也一样吗?

大时代背景下,每一届高校毕业生都面临着类似的抉择和命运。有人留下,有人观望,有人坚守,有人离开,有人还在选择着如何去选择。外面的人想进来,进来的人又想出去。守住的人是幸运的、幸福的;坚守的人是踟躇的、痛苦的;观望的人是憧憬的、迷茫的。

我们会有一百个理由劝说自己坚守,同样,当我们离开时也会有一百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留下还是离开,这种问题,不会有答案。这或许就是这个时代我们这一群人的“囚徒困境”,唯有向内心寻找答案,才会得以解脱。都市生活从来都不相信眼泪,选择留下,没那么悲壮。挥手告别,何必诉离殇?

一篇小文,很难回答这个大时代背景下年轻一代的“囚徒困境”。不过以文聊以慰藉,告诉手机旁的你,其实我们并不孤独。回顾每一个时代,总有那么一些人能够超越当下,放眼未来,体察内心,过的自在。我来告诉你,关于他们选择的故事。

  1

现实中的“囚徒困境”,不过是时代留下的缝隙

  

1966年文.革爆发。钱钟书、杨绛均被“揪出”作为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经受了冲击。1969年底,钱钟书夫妇被下放河南省罗山县“五七干校”,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中,知识分子受到屈辱对待在所难免,接受各种各样的批斗,戴“高帽”挂“黑牌”也是家常便饭,好在这段岁月并不长久。

所谓患难见真情,艰苦的岁月里最能考验一个人心底的功力。钱钟书夫妇在艰苦的岁月里,相濡以沫,始终不忘对同处逆境的同事的关爱,表现出一种难能可贵的人间真情。为自己储存一缕阳光,也是在为生命注入抵抗苦难的韧性。苦难的日子里,不少文人选择结束生命,而钱钟书一家却努力分享回忆中的趣事,戏称这为“数石子”,苦难中不缺乐观与坚强的笑声。1972年3月,六十二岁的钱钟书返回北京,开始写作《管锥篇》,1977年《管锥编》初稿完成。

有时候,活在那个年月里的人,很多人难料想明天到底在哪?我也很想知道钱老当年是如何度过,是什么让他活的淡然超脱?

也许,拥有宏大历史史观的人,会明白“没有一个时代是一尘不变的”,特别是当这个时代出现某种“疯狂”的非理性状态时,坚持是穿透迷雾的最好选择。

比起那个年代,我们应该是幸福太多了,有什么理由不洒脱?

  2

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白岩松说:很多人在说,现在年轻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会应该关爱你们,但是,不必溺爱。有人说,我们现在买不起房子,我们太痛苦了。谁说二十七八岁的人就可以买得起房子了?中国人性子太急。

一语点破,时代的疯狂,我们每个人脱不了干系。

你说,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

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你也许会说:

不要跟我谈什么“诗和理想”,我面对的只有现实的“苟且”和望不到头的日子;想必,此话,也会换来不少社会底层的共鸣和理解。

其实,细细想想,抱怨的这些话,不过是自我逃避的一种方式。

难道物质上的富足,才是文明生活的开始吗?想想看,你的周围不缺少物质富足的人,他们一定过的很有意思吗?如果你要是觉得物质是自由的前提,那你不必再往下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也是社会底层一员,是不是过的“苟且”很难讲,但我喜欢“诗词”,我心中还是装着“远方”。

  3

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我的解释里,就是精神的文明

读《撒哈拉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我是很羡慕三毛的生活的。她在书中并没有用什么华丽语言来描绘沙漠里的生活,只是平实的语言描绘出了大沙漠里的简单和浪漫,给孤寂的大沙漠添加了一笔神奇而温暖的色彩。

想必,现实的沙漠也并没有那么美,也没有那么诗意。三毛和丈夫荷西在撒哈拉生活了很多年,起初家境并不宽裕,生活条件和环境也极其艰苦,萨哈拉威邻居们也不尽如人意,但她却也能把自己的家打扮成沙漠中的一幅画,一个艺术馆,她也能和邻居们相处融洽,她能开着他们的“白马”横穿撒哈拉,她能从沙漠中,从萨哈拉威身上发现一个又一个故事。她可以不在乎吃穿,也可以不在乎房子的外表,但她一定要亲手打扮自己的房子,他们用了一年将自己的房子装扮成沙漠中的博物馆,他们住在其中,赏心悦目,犹进仙境。她明白世间的疾苦,悬壶济世,做了一名略懂医术的医生,拯救了很多在痛苦中挣扎的人,这种大爱并没因撒哈拉人的性格而改变,因为她对这片土地已经爱得深沉。大爱无疆,这是她内心真实的写照。她爱美却不追求完美,热爱生活却知生活的不尽如意。三毛的超俗,荷西的幽默,从此沙漠上多了一对有情人,而这也是唯一的。他们改变了沙漠,也因沙漠而改变。

一个人的生活态度真的能决定很多事情。三毛奇女子的生活态度,无拘无束,自由来往,沙漠里物质极其匮乏,却不影响自由漂泊灵魂的高贵。我向往的不仅仅是撒哈拉那片古老而神秘的沙漠,我向往的还是三毛对生活的那种态度,还有她生活的状态,我觉得她很幸福。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生活的世界,即便再不济,比起荒凉的沙漠,也可以称得上是物质丰富的王国了;即使再艰难,也不用在风餐露宿中忍饥挨饿了;我们生命的延展性,比沙漠里的人也有太多的可能。

美好源自人的内心,心里装着的世界是美好的,我们就能经意或不经意地发现生活中点滴的美,我们的心中才会有活下去和活得更好的希望。

  4

生活的艰辛,不应该是你脱离诗意生活的借口

我所说的艰辛,不是你现在所抱怨的“由温饱迈向小康过程的艰辛”,而是在温饱线以下徘徊的人们。不用你去非洲宣扬你的“仁慈”,不如买一张绿皮火车,往西部走走,往山区走走,不用太远,你就能感受到一股都市里体会不到的艰辛。如果你曾来自山区,想必能够理解我所说的这层意思。比起很多人来说,能活着,就很幸福。

有一个人,在贵州的山区里活的超然,他现在是圣人,可他当初也是个穷酸小子,也有过一脸的茫然与困顿。他就是王阳明,我想搞清楚,年轻时代的王阳明,是如何面对那个时代的“囚徒困境”,他的选择是否能够给我们以启示?

王阳明二十八岁中进士,随后在京当官,三十三岁出任山东乡试主考官,仕途顺利。然而到了三十五岁那一年,王阳明因上疏论治,触怒宦官刘瑾,被施廷杖四十,贬至贵州龙场当驿丞。驿丞是驿站的官员,不入品,驿站是古代为传递官府文书而设立的中转站。王阳明到了龙场后,发现该处荆棘丛生,虫兽出没,恶疾流行,与当地人言语不通,能够用语言沟通的都是一些流亡的内地人士。而且发现驿站没有居所,只好自己动手搭建房子居住。宦官刘瑾曾派人跟踪追杀,好在他命硬,假装跳水自尽而摆脱。王阳明自省得失荣辱可以超越,但生死一念尚未能化解,于是对着石墩发誓说:“我就听天由命吧!”

面对如此磨难,三十来岁的王阳明内心寻思:“如果圣人在这种环境里会怎么样呢?” 从此以后,王阳明不论是白天还是夜里,都举止端庄,心澄貌恭,沉默寡言,以求心静而专一。一段时间后,感觉胸襟开阔,心平气和。而几位从老家跟来的随从却因环境恶劣而病倒,王阳明只好劈材打水,开锅煮粥喂他们吃。又担心众人心情抑郁,就吟诗唱歌,但随从的心情没有好转,王阳明又改唱家乡的越曲,给大家说笑话,才使得几位随从的心境从疾病痛苦和生活忧患中摆脱出来。一天夜里,他忽然悟出儒家经典《大学》关于“格物致知”的道理。

穷且益坚,唯愿“宁移白首,不坠青云”。

  5

一颗自由的灵魂是关不住的

一位多年的好友,曾不无好奇的问过我:

“为什么你会选择今天的道路?在大城市打拼不累呀,回家乡工作多自在。大城市里无依无靠,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坚持?”

我说: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心想:

我所追求的东西,你们不懂。

貌似有点无奈的回答,其实,当时我说出这句话内心是带着几分傲气的。我觉得,一个人活的自在与否,与你是否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没有必然的联系,心地宽厚,自在达观的人到哪里都会自在,不自在的人去哪都不会自在。没有尝试过的人,是永远不会懂我们内心战斗的快感,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享受,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年轻的时候我敢于尝试,年老的时候我才不会嘲笑自己。

“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I have to remind myself that some birds aren't meant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肖生克的救赎》: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现实生活,就是每一个人生命中的高墙;选择逃避,还是选择自由,你的答案就是你今天的生活状态。我们每个人生活在现实的世界中,都是在某种意义上在完成属于自己的心灵救赎。做一个生活的强者吧,即使各种艰辛唯有你自己了解,强者救赎自己,圣人普度他人。

  6

都市生活里的你,挺住了,就意味着一切

你觉得,一个人坚持理想和信念,是不是真的很难?

呼延云说:

“世上最难坚持的就是活着,能活着,就能坚持。”

近期,网络写手呼延云因一部推理小说《真相推理师:嬗变》一时间爆红。除了小说写的精彩,他个人选择在大城市坚守的过程也更给我很多启发。每个梦想的真正实现都需要一生的努力,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是没有什么机会的,相反,挫折和坎坷反倒是人生的常态,坦白地说,绝大部分能在某个领域做出一点成绩的人,也不过是比其他人坚持得更久——坚持是你能给自己的唯一机会。

灵魂不因外在论高贵,生活不因穷苦而“苟且”。

生活是自己的,城里城外,都是“囚牢”,解脱钥匙,在内心。

春暖花开的季节,你选择离开,各种滋味,难于言表;

现实生活之外,我们需要给自己的内心寻找一块栖息的港湾。

前路漫漫,望君珍重。

愿你在未来的日子里,活的洒脱、自如、快乐;

待到岁月更替,再叙这段往事。

  

喜欢作者的文字,就打赏他吧!

是否也有故事和文字想和大家分享?

硕士博士俱乐部

欢迎你的投稿

投稿详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合作QQ:76596382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