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景晖:谈一谈穷游做“艾普罗菲尔”分房的背后

刚刚过去的愚人节,我们策划了一次活动,艾普罗菲尔的分房计划。

很多朋友问我,穷游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

最直接的答案是我们觉得好玩。

  

当然,除了好玩,我们还有一些想说的。

这,真的是个有趣的时代啊!

多年前,我们就在说价值观多元化,成功的道路不止一条,个体的生命将会越来越多元和精彩。

是的,我们打心里就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随着最近一年房价的飞涨,清华北大学区房以及怀揣500万被迫离开北京的中产,各种段子在空中飘。

一时间,人生似乎有了标准答案:房子。

  

没有房子的加持,你就是一个loser,你就不配在这个城市里生活。

如果努力买不起房子,那你的人生最终也就是徒劳无功。

几年前跟你说房子什么的不重要,遵循内心选择才最重要的人于是也似乎成了骗子。

可是,真的是这样么?

工作N年攒齐首付拿到贷款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买到房子是不是就能王子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那些北京南城一下子家里拆出五套房的老伙伴就一定比穷游公司里这些租住在北京没心没肺的家伙们更开心么?

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的答案。

从根上说,房子的有无和涨跌只是表象,更重要的事情则是标准,什么才是衡量你的标准?

是房子?票子?车子?女子?还是其他?

春日,晨曦,湖畔,一块刻有景区名字的石碑。 一簇簇黄帽儿或红帽儿在碑边留影,笑容灿烂。

多少年以后,他或她拿出相册:“看,这个石碑,花港观鱼,那个牌子,银锭观山,这个是巴黎圣母院,那个是自由女神像……”

很多人的一生也便这样度过。只不过把那些牌子换成了房子、车子或者其他。

这样没有什么不好,但你至少可以问问自己,你爱这样的旅行吗?你又爱这样的生活么?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现在摘一部分在下面

我喜欢旅行,我喜欢的旅行往往都和人相关。

埃及阿布辛贝,7、8个当地人在院子里聚集,主人 Fikry弹起了oud琴,琴声中大家高声歌唱,声音在湖面上荡漾开去,月光清澈,歌声温暖。歌声里是Fikry讲述的努比亚故事。阿斯旺大坝和随之而来的移民让在尼罗河两岸流传了几千年的努比亚文明几乎断绝。Fikry了寻找和留住自己的文化,让自己民族的年轻人不要忘了自己的祖先曾经的生活方式才开设了这个客栈。客栈又是一个努比亚文化中心,他想用歌唱把大家聚在一起,让语言依然有生命力。用了整整8年时间,他自己用一砖一瓦一点点把这个地方建起来。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而他则坚持自己的梦想,梦想,也终究可以照进现实。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理想主义者也不总是孤独的,今天,那些散落在各地的努比亚音乐家们会经常聚集于此,努比亚著名歌手said去世之前是这里的常客,他们唱歌跳舞,昔日重来。而年轻人也逐渐接受了这种熏陶,他们以自己的努比亚血统和文化而自豪。说起自己曾经的努力和如今的理想,他的眼里放着光。

挪威北部的芬马克,河边那个有着太阳和雪花主题的斜斜房子是个银饰铺子。Frank来自丹麦,Regine来自德国。二战结束的时候,两个逃离欧洲大陆的人在这里相爱。当地的拉普兰人莫名就认为他们会做银饰,于是他们就莫名地开始了打造银饰的生意。不愿意辜负当地人的热情和信任,他们一直都特别用心,于是其作品深受欢迎,除了本地人喜欢,还受到欧洲各地人的追捧。当年两个人刚到镇上的时候,觉得河对岸的高地风景最美,虽然当时没有路,两个人只能在冬天河水结冰的时候把建筑材料弄过河,然后搬上山坡,搭起房子,后来每10年,他们就扩建一次。如今的银饰铺已经成了本地的旅游地标。谈起他们当年的私奔,最开始做银饰时候的辛苦和坚持,50年前在风雪中建房子的艰辛和快乐,他们的眼里,也放着光。

南极,曾经的拉脱维亚厨子丹尼尔如今是船上的探险队员。在他的童年,拉脱维亚还处于苏联的控制中,出国旅行的难度可想而知。可有些东西是长在骨髓里的,比如旅行。国家独立后他跑到英国去当厨师,然后又找机会去了Rynair当了空乘,无论做什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去看看这个世界。每次飞到陌生的地方他都欣喜若狂。再后来他来到了探险船上,开始去探索南极,北极,阿拉斯加,智利峡湾。他热爱自己现在的生活,虽然一年有8个月在船上,但能学到很多东西,能认识很多有趣的人。剩下的4个月,他会回到拉脱维亚,但他不会停止旅行,他依然会去各地看朋友。旅行,对他来说,就像是一种病毒,幸福得无法治愈。当丹尼尔谈起他的经历,他的旅行,他的故事,他的眼里,也放着光。

  

在世界各地,其实都可以发现这样眼里放着光的人。

旅行,可以让你看到这个星球的多彩和美丽,亲身体会那些绚烂文化中的不同与相同,更有意思的是,它可以让你遇到很多有趣的人,见识到了生命的种种可能性。

这样的人见的多了,这样的故事听的多了,你会发现:

幸福,不是去获得和别人一样的生活,而是去追寻自己的内心。人不一定非要怎样怎样,人完全可以怎样怎样。

也许,旅行就是这样一束光。你可以有机会去尝试不同,让好奇心引领自己去看到更大的世界,更不一样的自己。 走着走着,也许,我们每个人的眼里,都会放出光来。也许,我们因此就能有一个更明亮温暖的世界。

这些,就是穷游真心认可并想去拥抱的那个世界。

有房子很好,但有了房子也未必能一定幸福。

没有房子,你完全也可以活出属于自己的可能性。

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成为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可以停下来,看看其他选择,也许你的生命从此豁然开朗。

而艾普洛菲尔,就是我们心里的某一种可能性。

这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梦,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在这里都可以实现。比如我那些同事们的愿望:

“我们想要美丽的阳光海滩,所以把她设定在南太平洋;

我们希望她开放,所以她在今天成了对中国公民开放免签政策的新国家;

我们希望她简单,所以这个“君主制”国家的治理方式是“芬格盖斯(Finger Guess)”,不那么纠结地说,就是——猜拳;

我们有同事不喜欢吃榴莲和辣椒,所以剁椒榴莲成了她的特色菜,穷游味觉传播中心主任周末还专门在家里做好带来给大家吃;

我们有几位可爱的同事以大脸为荣,所以大脸成了这里美的标志,所有小脸、尖脸、方脸都要带上头套;

我们希望几位妈妈同事放心,所以这里的牛奶没有购买限制;

我们眼馋着东南亚的大龙虾,所以龙虾选美成了她的特色节日;

但我们还有一点私心,不希望她被太多人窥视,所以到达艾普罗菲尔的交通极其纠结,必须在墨尔本转机,而且每周只有一趟飞机。”

而那个无厘头的分房标准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世界很大,你的蜜糖我的砒霜,标准这东西本来也就没有什么标准。

  

最终,你会发现你最该认可的还是自己内心的那一个。

什么是穷?什么又是富?

康德说美是一种选择,生活也是。

在挤不进去的城堡之外,野百合,也可以有春天。

那也是春天,1000多年前的1082年3月7日,苏东坡在沙湖道上遇到雨,拿雨具的人先走了,同行的人一起淋雨,大家都觉得很狼狈,而他却觉得没什么,后来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晴天下雨有房无房,真正的财富,到底是什么?

是房子,也是艾普洛菲尔。

介绍

“艾普罗菲尔”是穷游自2012年开启的愚人节定制话题,虚拟了乌托邦式的旅行圣地——艾岛。今年,“艾普罗菲尔”结合“买房”热点,升级“艾岛”的欢脱玩法。设定脸大、会做剁椒榴莲、去过世界尽头等一系列史上最另类的互标准,满足积分落户条件的新居民均可参与新岛区90套椰树树屋和10套海景水下屋免费分房。目前活动已有近万用户参与,在新浪微博引发近千万话题 ,微信、知乎阅读量超过10万。

蔡景晖:穷游网总裁及联合创始人

2011年加入穷游网,现任穷游网总裁及联合创始人。加入穷游网之前,蔡景晖曾任全球最大的旅行指南公司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中国市场代表,成功将其引入中国。著有《到南极》和穷游出版的首部中文MOOK杂志书《最世界•北纬N度》 。

蔡景晖毕业于墨尔本大学,曾漫游过七大洲48个国家、居住过八个城市。他认为,旅行是生活的延续。

REVIEW 原创推荐

〖旅课〗你的市场业绩下滑有多少原因是来自销售?

〖思考部落〗重现曙光的入境游,靠OTA巨头的战略能缓解实实在在的痛点吗?

〖思考部落〗“产权定制化”能给危机四伏的民宿带来安全感吗?〖思考部落〗海外目的地纷纷布局中国旅游市场 出境游下半场之争究竟靠什么感动中国游客?〖原创〗揽国内400万“要客”群体的生意 谁的“金刚钻”更硬?

  

旅游,有点意思

进群添加旅游小刊 lvyoukan007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