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紫剑:泥腿子的我们(二)

  我想说:同为泥腿子的我们,在人格、法律、是非观之前,都是一样的。不要奢望占国家政策的便宜了之后去谋求特权——国家政策倾斜和扶持,是国家在完成国家的承诺,但绝不是你们可以谋求特权的理由,更不是你们可以藐视法律的理由!如果学不会尊重,学不会自己去谴责犯错者,学不会一碗水端平,如果非要去触及法律底线,那么结果必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见的。有的时候,有些事儿,启动不在我,但是一旦启动了,什么时候结束,也就由不得你们了。

  摆事实,讲道理。

  昨天有位网友给了我一张截图,具体如下图,于是炮轰之。今天再看,如右下角,一句话评论,如右上角。

  好大的官威!

  我想说:这个国家是泥腿子建立的国家,在这个国家,或许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然而任何一个敢让泥腿子跪着不敢站着的官,都是草包嘴炮——泥腿子才是国家的主人,而我们每个基层党员,也都是泥腿子。

  还是那句话:线画出来了,既不会有人去约谈,也不会有人去督导,只会有人盯着你们看,而我只需要等着就行了,到底是往前走一步掉下深渊,还是就此打住求个平安,全凭你们自己。

  ——————分割线——————

  接下来,我继续坦诚布公的和目前在互联网上给我贴穆黑标签的这么一小撮回族或穆斯林网友们聊聊心里话。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不谴责犯错者?

  聊到这个问题,相信很多网友都有共鸣。每当有违法违规事件发生的时候,如果是内地沿海的一些事情,此时,互联网上其他的网友们都在一致谴责违法违规行为。我却可以在互联网上看见一小撮极个别的回族或穆斯林网友评论“你看,他们汉人如何如何”——不要说什么敌对势力的账号了,敌对势力确实有,然而,我也核实过了,同样有一小撮极个别的账号确实是回族或穆斯林网友。

  同样的,每当有回族或穆斯林违法违规事件发生的时候,起初互联网上其他的网友们同样都在一致谴责违法违规行为,然而现在已经发展成了标签式的谴责回族或者穆斯林群体了。这一现象的存在使得很多回族或穆斯林网友感到非常难过,甚至和人争执,继而逐渐走向极端。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局面的?各位网友考虑过么?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因为回族或穆斯林网友的身份标识很好辨认,如小白帽或花帽,抑或是不同的长相等等,使得网友们在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影响下被带节奏,被误导。所以,每当出现这些情况时,无论是官方还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多民族地区的网友,都会站出来澄清,不是那样的,不能标签化。过去还有效果,然而现在的效果却已经慢慢淡化了。

  这里的根源,是第二个原因:回族或穆斯林网友出来谴责这些违法违规事件的声音太小了,不是没有,而是声音太小了。可给我贴穆黑标签的这么一小撮回族或穆斯林网友们,你们的影响力很大——你们不是普通网友啊,你们是民族宗教议题中的大咖、大人物、意见领袖——你们为什么不出来谴责犯错者,而是一遍遍的洗地?

  最有趣的莫过于:@亚古白在昆明今天艾特我的微博——你问我问题的时候,一碗水端平是最好的。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做的呢?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截图上的确实是错误言论,那不是对宗教的批判,而是对人的侮辱。批判宗教在这个国家并不违法,然而对人的侮辱,则是违法的。噢,对了,也辛苦@河北网警巡查执法关注一下截图一评论区的那位,河北石家庄的,该账号对汉族极端仇视,破坏民族团结。

  @亚古白在昆明你说我不管我微博下的评论,你错了。有你截图上的那种评论,我只要有时间,会及时删除,可惜太多了,实在删不过来——而你微博下就这么一条评论,你都留着。你又谴责了么?虚伪如你,有意义么?上段话看清楚了么?我敢谴责这些错误的言论,你呢?就一条评论,你都假装看不见,好意思艾特我?这就是为啥这些人挨骂的原因。聊到这个,刚巧,我写了篇文章。

  就一条评论,你都不删,你好意思问我?你知道我删了多少条么?要脸不?

  别说是因为标签化所以你们洗地,标签化出现之前,我自己都曾经反对过标签化,我自己都和现在一样,很明确的指出了问题所在,你们谴责了多少?为什么不旗帜鲜明的站出来发声亮剑?你们是不知道他们错了,还是不愿意去谴责?

  究其根源,给我贴穆黑标签的这么一小撮回族或穆斯林网友们,你们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受到了极端宗教思想的绑架?错误的认为那些犯错者和你们是同一类人?你们会去犯错吗?你们会去杀人放火吗?你们有那个胆么?如果你们有这个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将面对的将是强大国家机器的碾压,这个事儿不用怀疑。

  你们以为你们在互联网上去替这些犯错者辩解,就可以得到心灵的慰藉么?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受害者的感受?有没有从法律法规的角度思考过问题?有没有意识到你们正在鼓励你们族群内部或信教群众去做这种犯错的行为?青少年没有辨别能力,他们本身就很容易走极端,你们看见了犯错者,理应站出来谴责,为什么你们都假装看不见了呢?

  在这里我有个建议:当再有这些违法违规的事情发生时,你们全部出动负责谴责,我们负责去标签化,怎样?咱们分个工——你们觉得还有什么比自己出来谴责更能说明真实情况的办法么?

  第五个问题:你们懂法吗?

  包括贴我穆黑标签的极少数一小撮穆斯林网友们,我想坦诚布公的问问你们,你们懂法吗?人肉、骚扰、恐吓、威胁,发布各种各样的极端言论,动不动要杀人,动不动要人家给地址——崔胖的地址给了那么久了,你们怎么不来?来了崔胖真心请你们喝茶,喝上等的好茶,好好给你们讲讲什么叫人民民主专政!

  你们当中有人自己就在公职部门上班,或者本身在互联网公司上班,总之你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违法的方式找到一些网友的个人信息——然后不停的打电话恐吓、威胁、骚扰,甚至线下去打砸闹!

  北方民族大学大二的学生,平安银川已关注,我在等消息。

  你们把法律当成什么了?废纸吗?在中国,不止你们一个群体这样干,另外一个群体是日杂,也就是精神日本人,那帮废物通过各种各样非法的手段将其他人的个人户籍信息曝光在网上——你们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每当你们戏谑其他网友的时候,你们觉得这样很光荣?前些年怎么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穆黑?怎么忽然一下就多了起来?动辄用民族团结的大棒挥舞,你们以为什么叫民族团结?你们所依仗,不过是一些地方干部屁股不干净怕事儿!你们这民族团结的大棒怎么打不动我?

  贴我穆黑标签的极少数一小撮穆斯林网友们,你们需要搞清楚一件事:穆斯林不是民族,穆斯林只是信教群众的称呼。穆斯林三个字包含了很多个民族——说来也奇怪了,即便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群众,即便是其他各族的穆斯林网友,怎么就没有你们那么多事儿?怎么就没有在网上招骂?

  就因为你们视法律为无物!因为你们一次次线上线下的违法违规,因为你们自己的行为招来了谩骂——你们能理解吗?不去威胁别人很难吗?不威胁别人就不虔诚了?不威胁别人就不是回族或者穆斯林了?不威胁别人就不会说话了?

  行啊,来吧,威胁我呗,不是有个人说让我跪着我不敢站么?你们懂法吗?有空了多去劝劝那些年轻网友守法上网,多去化解化解戾气,不比现在这样搞要强得多吗?大家各忙各的原本挺好,何苦非要搞得脸红脖子粗的?

  没人愿意打仗,没人吃饱了撑的天天盯着谁,可是如果你们不懂法,甚至去犯法,那结果必然是受到法律的制裁——崔胖从来不说谎,不要用你们二元思维去思考,这不是崔胖在威胁,这是给你们普法。看明白了么?

  脑袋能清醒些吗?

  聊天,不会那么快结束。今天还得继续忙。回头还有其他问题,我会依次写出来。今天的这两个问题,希望有人可以去思考,然后认真的回答。

  我想说:同为泥腿子的我们,在人格、法律、是非观之前,都是一样的。不要奢望占国家政策的便宜了之后去谋求特权——国家政策倾斜和扶持,是国家在完成国家的承诺,但绝不是你们可以谋求特权的理由,更不是你们可以藐视法律的理由!如果学不会尊重,学不会自己去谴责犯错者,学不会一碗水端平,如果非要去触及法律底线,那么结果必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见的。有的时候,有些事儿,启动不在我,但是一旦启动了,什么时候结束,也就由不得你们了。

  我不会幼稚到认为一篇文章就能改变什么。但是,我是真的想好好和你们聊聊了,因为这个事儿,该有个了结了。

  就这样吧。

  【作者:崔紫剑/本文首发察网中国】

微文网

更多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

关闭